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受试者招募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台州受试者招募 -> 山台州试药招聘 泉
山台州试药招聘 泉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赵生团队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赵生团队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台州受试者招募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受试者招募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生在徂徕山下,喝着山泉水长大。大山的恩,山泉的情,印在脑海里,渗进骨子里,埋藏在记忆里。人老了,眼前的事过目即忘,陈年旧事却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徂徕山山高壑深,山泉格外多。俗话说“人头有血,山顶有水”。不管是雨水充沛的夏,还是滴水贵如油的春,雨水稀少的秋,干旱无雪的冬,也无论是山涧沟底,半山腰里,还是大山之巅,随处可见山泉汩汩流淌。

  这些山泉,隐在草窝里,藏在树丛里,匿在石罅里,汩汩地往外冒,朴实的默不作声,张扬的如弹琴弦,带着大山的爱,带着大山的情,带着大山的恩赐,一股股,一汪汪,晶莹清澈,映着蓝天,映着白云,迎着树影花容,映着人们的笑脸。

  初始山泉,是在十二岁时。那年,我和爷爷搭伴住在梁家庄子姑奶奶家割草。大门外一眼泉,确切地说是一眼井,直径约有一米,深有八尺,乱石砌成,四旁无杂草无荆棘,干干净净,洁白无瑕,凑近顿觉凉爽,掬水在手冰冰凉,喝一口甘甜爽口,沁入心脾,好不惬意。这是一个山庄百十口人共用的水井。山人肩挑水桶,手拿水瓢,勾担铁环一拧一拧,水桶摇摇摆摆,弹拨出一串清脆的乐曲。来到泉边按下水桶就淹,倘若不满再添几瓢,颤悠悠地挑回家,煮米做饭,袅袅炊烟飘荡开来,向大山播撒清香。

  两年后,我和爷爷又住进深山里的安家(山村名)。那里是爷爷的姑奶奶家,虽是老亲戚,却常年来往,相互帮衬着对付食不果腹的日子。表奶奶家门口一眼清泉,酷似梁家庄子那眼井,不过要大不少,泉水更旺。白花花的泉水溢出井口,不舍昼夜,无拘无束地哗哗流淌,漫灌了一溪坡,嫩了一片绿,水草挂着水珠,开着红黄紫白的花。泉水钻出水草丛,七拐八拐漫上宽大的石屏,跌下悬崖,溅出一帘瀑布,扭头窜进雁愁涧,汇入佛谷里的十八连潭。在濯龙湾逗留一会儿,进了寺水河、大汶河,汹涌奔腾向西流去,给泰山增添了一大美景。

  这是我在山里与亲戚同饮同享的山泉。

  在割草捡柴的时候,见到更多的山泉。有前人挖的,也有自己掘的。那些不知流淌了多少年的老泉,从不觉台州试药招聘得孤独,有人没人照样流,有的虽然略显浑浊,扒开个豁口流一会,吹去浮尘杂草,即可饮用。有时口渴找不到泉子,在大树下,巨石旁,找个湿润的地儿,伸手一挖就见水,静下心来等一等,浑水澄清了,可捧水润喉,也可趴下咕咚咕咚畅饮。不管怎么说,进了大山,到处都有水,到处都有野果,渴不着,饿不着。

  记得那一年,上山割草的人特别多,路宽好走的山头山坡,都被填充肚子的急切,闪着寒光的镰刀,搜刮的干干净净。我和爷爷在僻静处四处搜寻,终于在“和尚头”西边的深沟里,找到未曾被人发现了旺盛的无边无际的野草。山沟无路,自己踩出。平坦处割掉艾蒿,折断荆棘,陡峭处掀掉几块顽石,垫几层台阶,一天天向深处延伸,打捞着一家人的盼望。僻静的山沟,似乎无人造访,不见一处山泉。爷爷不急不躁,瞧准一个壁立百仞的悬崖,在它的脚下扒开草丛,用扁担的铁尖杵了几下,一股清泉从石罅劈里呼呼地冒了出来。有了这一眼清泉,便没了后顾之忧。一连二十几天,我们都在那里割啊割,蘸着泉水吃煎饼,柴草晒干了,一担担挑到寄宿的安家,堆成一个个高大的草垛…….

  我还在秋千架下的春阳坡、千年松柏庇护的中军帐、徂徕书院旁的下池住过。有时为了割草,有时为了采药,有时为了捡蘑菇。所到之处,都有山泉相伴。山泉大小不一,深浅有异,却一样清澈甘甜,胜过矿泉水。陪伴我打发一个个清苦的日子,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  春天,山上多泉。

  夏天,山上多泉。

  秋天,山上多泉。

  冬天,依然多泉。

  所不同的是,冬天大雪冰封,旺泉腾腾地冒着热气,泉外凝结着一片厚厚的冰,挂在悬崖形成冰瀑。小泉细弱无力易结冰,砸开冰窟泉水依然清澈甘甜。

  至于隐隐约约藏在草棵,不声不响地吐露琼浆玉液,湮湿湿一片而不见流动的小泉,在阴雨连绵的夏季,在山阴僻静处咕噜咕噜冒泡儿,更是不期而遇,随处可见。

  在清晰的记忆里,那时上山就是捡柴割草。渴了只顾得爆饮一顿,解了渴,就急急地行走,手脚不停地抓挠捡拾。没有心思赏景看泉,并没在意山泉的美,流水的韵。

  长大上班忙了多半辈子,退了休,或陪几个老友山坡散步,或进山游玩,有时还有文友相邀进山采风。此时,没了劳作之苦,只剩下闲情逸致,这才有暇看山泉,赏山景。邂逅熟悉的山泉,偶遇陌生的山泉,都是那么美好,那么亲切,心生无限感慨,吟诗作乐,好不畅快!

  山上究竟有多少泉,有多少溪流,有多少旋涡,有多少瀑布,数也数不清,道也道不明。一年四季,整个山岗都明晃晃的。那是泉的丛林,水的世界。泉水,是大自然胸膛里流淌出来的宁静,清澈甘甜,没有一丝造作,没有一点污染,可以清凉解暑,可以滋润灵魂。这时,眼里的山泉竟然这么美好,美的让人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。

  哦,还忘了说那个名字不雅的泉。它出自石罅中,在齐腰高处有一个三角石盘,泉水从幽深的石缝里流进石盘,清澈澈,冰冰凉,大旱之年也不曾干涸,人站着弯腰低头便可饮用。老一辈人因形命名,叫它牛B泉。泉在进山入口处,是上山下山必经之地

  泉在进山入口处,是上山下山必经之地。冒着满头大汗,放下柴担喝上几口,顿觉神清气爽,倦意顿消。近些年,人们追求生活质量,舍近求远,到这里灌装纯天然的泉水。我便是其中的一员。一日偶遇从泰城来灌水的一老翁,一身洁净装束,一脸文人貌相。他告诉我,给这个泉改了一个儒雅的名字——牛奶泉。此言一出,口口相传,俺们当地人也都叫它牛奶泉了。

  牛奶泉,那么亲切,那么好听,这名字带着记忆,带着祝福,再也忘不了啦。

  贰零贰零.捌.壹壹 原创首发

   简介:朱绪厚,笔名泰山松,泰安市徂徕山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。壹玖伍伍年生于徂徕山下,成长在泰山怀抱。多年从事新闻宣传工作,消息、通讯、特写等见诸于《人民日报》《农民日报》《新华社 》《大众日报》《泰安日报等报刊。自幼酷爱文学,常年读书练笔,诗歌、随笔、散文、故事、小说散见于省内外报刊、微信平台,部分作品在省市征文比赛中获奖,现为《孔子文学》签约 。口头禅:没有诗也能活,但没滋味。

  壹点号鲁北青梅

 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 ,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。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受试者招募看到的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