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受试者招募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贵阳受试者招募 -> 别了,西安魏民贵阳试药员招聘洲
别了,西安魏民贵阳试药员招聘洲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赵生团队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赵生团队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贵阳受试者招募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受试者招募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大雁塔立在这座城市,立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一千多年里,有着各式各样见怪不怪的世事变幻,然而,西安某一任主官不仅被证实为“贪官”,更被宣布为一个彻底“坏人”的事例却并不多见。

  魏民洲,我们曾经在电视荧幕上、报纸头版上熟悉的“魏书记”,就这样定格为历史片段了。新华社通报说:

  魏民洲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,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,政治品行败坏,长期搞迷信活动,对抗组织审查;

 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和接受公款宴请,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旅游活动;

  违反组织纪律,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;

  违反廉洁纪律,违规从事营利活动,收受礼品、礼金;

  违反生活纪律。

 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世道之显晦升沉,人之忠奸贤不肖,皆已为历史之已然了。本来,在历史的长河中,“魏书记”爱吃面,又或者偏爱粉红,钟爱Hello kitty这些琐碎事,恐怕是均不足道的,然而,正是这些琐碎事,构成了我们刚刚经过的时代别有意味的“历史花边”。

 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记住什么呢?是那些无尽的沉闷与抱怨吗。去年这个时候,有位读者在我的一个小 《我们这个时代,有关西安的若干事实》下这样留言:

  迷茫,彷徨,无措,浮躁,懒惰,逃避。

  一连串词语相当富有感染力,而且,我们都可以想象——而且差不多也这样经历过——那是一种让人看不到希望的消沉的城市气氛。

  有一首现代小诗这样写道:贵阳试药员招聘

  羽绒枕,

  杀死了一千只鸟的梦。

  如今我们回看以往之历史,这些琐碎的“历史花边”,好似是羽绒枕之轻浮,但是一想到,我们正是在这样的“历史花边”中刚刚经历了一个沉闷的,乏善可陈的城市小时代,在整体意义上的乏味中,泯灭了何止一千个人的青春与城市梦想,又不能不使人感到历史真实之沉重。

  贰

  不过,对于魏民洲,近来我听到一些有意思的观点。

  一种比较简单,典型表述就是“何必落井下石呢”、“为什么不早写(早说)”,对于这类观点,我的评价除了“脑残”再无话可说。

  还有一种观点则更有意思些,大体可表述为:“失去的十年”不能完全归咎于魏民洲,要从制度上找原因,甚至于,城市的没落每个人都负有 ,诸如此类。这是相当有代表性的观点,我曾听到不止一个人持此类看法,并耐心听他们展开阐述,而且,那些阐述听起来也相当有道理。

  但我一向觉得,把所有的问题都解释以制度问题,又或者各种“社会客观条件”,不仅无趣,而且肤浅。

  “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,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,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,而是在直接碰到的、既定的、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”,如果说,各种“直接碰到的、既定的、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”是我们当下的制度体系和客观实然,但那些毕竟只是“条件”,归根到底,是人创造了历史,而非制度创造了历史。

  把重要的问题归结于“制度”本身、客观条件,而忽视了人和由人而来的观念的作用,即是对西方经济学的一知半解,也是对唯物史观的庸俗理解。

  米塞斯说历史是川流不息去而不返的人情世故,“值得写成的历史往往是相关人行动的意义:他们赋予其期望概念之事物的意义,他们赋予自己行动之意义,以及他们赋予行动产生之结果的意义”。

  就算是按照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路,也不会得出如此刻板庸俗的理解。

  只要读过一点《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》,就可以看到马克思是如何沿着各种“客观实然”和人的意志交织展开论述的,而把一切问题之根本归结于“客观”,就好比恩格斯在壹捌玖零年致约瑟夫布洛赫的信中所说:

  只有书呆子才会断定,在北德意志的许多小邦中,勃兰登堡成为一个体现了北部和南部之间经济差异、语言差异,而自宗教改革以来也体现了宗教差异的强国,这只是经济的必然性决定的,而不是也由其他的因素决定的。

  至于说,“城市的没落,每个人都负有 ”,乍听之下,很政治正确。但也很可笑。因为,我知道我没有 。

  叁

  当马克思在描述“各个社会领域间的相互倾轧,描述普遍的沉闷和不满以及既表现为自大又表现为自卑的偏颇”,紧接而来的就是批判本身。

  对于西安来说,对过往“普遍的沉闷和不满”的反思若只是止于客观条件而不能具体到人的观念,反思就缺少头脑,若只是止于制度而无法触及制度精神,反思就缺少灵魂。

  换句话说,“魏书记”已经被扫入历史尘埃,但要真正告别“魏书记”的糟糕时代,首先要清除的是他以及他的裙带所带来的头脑和观念。

  譬如说,“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,政治品行败坏”,这些说辞看似离我们遥远。但在潜移默化中,一任地方主官的政治品格往往可以影响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,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,无数钻营者就会在这样的环境下上位,无数事项的走向就会莫名其妙的被转向,以及,无数人的命运就会在冥冥之中被改变。

  在这个意义上,在“魏书记”被扫入历史角落后,“失落的十年”的反思才刚刚开始——他的观念还萦绕在很多人的头脑里;或者也可以说,在“魏书记”仍然还是“同志”的时候,这场反思已经提前开始了。

  在这场反思中,只有揭示具体的恶,我们才能因而晓得恶果从何而来,只有让那些让城市付出代价的人们自己付出代价,才能止住城市本身不断的付出代价。

  站在时代的新旧之际,在政商场中依然还有很多模棱两可昏愦颟顸的内容,变革依然任重而道远,但在这次启蒙和变革中有一点非常真实的东西:

  我们希望改变自己城市的命运。

   :肉上师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受试者招募看到的,谢谢!